相親相愛一家人

2019-06-15 22:27:59 作者:   來源:中國國際新聞雜志社

在山西省長治市潞州區王公莊,有一戶極為普通又極為不普通的人家。在工廠的車間里,在學校的教室里,在農村的田野里,他們瘦弱的身影,顯得普通得再不能普通了。但是,當你走近他們的家庭生活,走近他們的歷史變遷,走近他們的情感世界時,你會陡然發現他們是極為不普通的一家人。

(一)

父親孫有勤與共和國同齡,出生在山西省壺關縣一個深山區的小山村,21歲時圓了“穿上綠軍裝,扛槍保國家”的兒時夢想,1970年參軍成為高炮部隊一名測距手,次年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與鄰村姑娘郭桃蘭結婚,1976年大兒子孫學斌出生,1977年復員回村。1978年二兒子孫喜斌出生,1981年三兒子孫紅斌出生。

五口之家辛勞而快樂的生活,隨著1984年6歲的喜斌、3歲的紅斌被發現患有“血友病”而驟然發生了變化。父親孫有勤一夜之間頭發全愁白了,母親眼淚汪汪,人整個瘦了一圈。醫生、專家對“血友病”的描述,讓孫有勤夫婦陷入了絕望無奈不甘的陰暗冰冷的困窟之中。兩個孩子是“玻璃人”不能有創傷,不能被推搡,甚至走路都不可以過度用力,孩子們正常的蹦蹦跳跳都在禁忌之列。“怎么辦?怎么辦?”尋求生的希望成了終日提心吊膽生活在經濟和精神雙重巨壓之下的孫有勤夫婦唯一念想。

1985年的一天,意料之中的意外發生了。聰明活潑的二兒子喜斌背著家人拿起一個酒瓶跑出去玩了,玩著玩著連人帶瓶子掉進了街岸下鄰居的豬圈里,沾了一身豬糞不說,更可怕的是破碎的瓶渣剌傷了小喜斌的手,血流不止。村衛生所止不住,鄉衛生院止不住,縣醫院住了兩個星期仍然止不住!在政府有關部門和眾多愛心鄉親們的多方幫助下,轉到長鋼醫院,兩個多月后,傷口終于愈合了。這件事情讓孫有勤夫婦下定決心——舉家遷移到平原,為孩子選擇一個能夠更多避免日常身體損傷的生活環境!遷出遷入兩地行政、公安、民政各相關部門以最快的速度辦理了遷移手續。“鄉親難舍,故土難離”啊,要走的那一天,整個山村每一個人,就連平時有病臥床的老人都來送行了,村支書把黨員介紹信裝進孫有勤貼胸的口袋里,長滿老繭的手緊緊握在一起,久久不愿松開,“有啥事了,吱一聲!”鄰居們有送衣服的,有送糧食的……淚水合著叮嚀,生死離別的感覺至今仍然縈繞在全家人心頭。

(二)

父親孫有勤被安排到村辦企業上班——長治市潞州區王公莊村用最淳樸的形式,歡迎為著向疾病作斗爭遷徙而來的孫有勤一家。

“一搬三年窮”,更何況平時有兩個兒子大項醫療費用支出,孫有勤一家除了瘦骨嶙峋的大小五個人,家里空空蕩蕩,別無長物。讀初中的大兒子孫學斌在學校是最用功的學生,在家里是特別勤快的孩子,父母的艱辛愁苦和二個弟弟時時忍受著病痛的折磨成為他“早熟”的催長素。“怎樣才能分擔父母的憂慮負擔,怎樣才能給弟弟們治好病?”成了他心里揮之不去的“天問”。臨近中招的復習階段,他離家出走了。30多個日日夜夜,找遍了田里的瓜棚,村外的機井,和所有大兒子學斌可能去的地方,絲毫沒有兒子的蹤影。從來沒有掉過眼淚的孫有勤當著愛人郭桃蘭和兩個已經懂事的兒子,淚流滿面,泣不成聲。過了近半個月,父親孫有勤終于挺過來了,“沒有了你,我還得過,你兩個弟弟還指望我呢!”他白天帶領全家人在戰友鄰居們幫助下翻蓋漏雨的房頂,晚上還要去廠里上班,在一次協助工友上料時被飛快旋轉的機器拋起的鋼筋打斷了胳膊和兩個手指……。

從鄉親們嘴里知道父親出了工傷不省人事的消息,大兒子孫學斌連夜從打石礦上趕到了醫院父親孫有勤的病床前,抱住昏迷中的父親涕泗橫流。全家人在搶救父親的病房里團聚了,孫有勤蘇醒過來一眼看到郭桃蘭她娘兒四個時,蒼白而疲倦的臉上綻開了笑容,“咱們家遇上了天大的困難,可黨和政府沒有忘記咱,戰友鄰居沒有看不起咱,學斌是全家的希望,一定要好好上學,有了知識才有能力報效國家,報答我和你娘,幫助你有病的二個弟弟!”父親語重心長的話,給學斌指明了方向,也給全家人點亮了希望。從此后,全家人不再忌諱疾病,不再掩飾困難,原來被愁苦自卑氣餒緊緊裹挾封閉壓抑的家庭氣氛,重新獲得了陽光、力量和溫暖,全家人真正擰成了一股繩。

當年中招,大兒子學斌順利考上了長治市太行中學,1997年考入大同大學。大二的時候把二弟喜斌帶到自己身邊,安排已經20歲、連小學都沒讀完的喜斌白天上美術培訓班,晚上補習文化課。自己邊勤工儉學邊輔導喜斌學習。那時候兄弟倆真是拚了,“一切為了喜斌能考上大學”,學斌放棄了愛好,放棄了考研,甚至放棄了休息。戀愛中的對象也加入到“拚搏”中來,和兄弟倆一起吃清水煮土豆。喜斌為了惡補欠缺的基礎知識,竟然把一本《新華詞典》手抄了一遍!

“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2001年孫學斌大學畢業前光榮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孫喜斌通過普通高考(沒有申請享受國家有關殘疾人考試的優惠政策)被呂梁學院美術教育設計專業錄取。傷殘的父親孫有勤在村委和鄰居戰友支持幫助下,蓋起七間平房,全家從出租屋搬進了嶄新的家。“學斌輔導喜斌考上大學了!”一時間,他們一家成為長治市潞州區最勵志的新聞,成為許多家庭、許多哥弟姊妹學習的榜樣。

(三)

“這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在父親孫有勤受傷住院時醫護人員講的這句話,成了全家每個人心里一盞明亮的燈。二兒子孫喜斌向大哥學斌學習,2005年主動放棄專升本的機會,應聘到“星海藝術專科學校”任教,同時把已經24歲、因“血友病”小學沒有畢業的三弟紅斌接到自己學校,白天上美術課,晚上補習文化。但終因剛參加工作收入微薄、生活太過艱苦和都是病人等因素,兩人同時病倒了。大哥學斌聞訊火速從河北趕來,把他們接去住院治療。

2003年大兒子孫學斌和戀愛四年的大學同學張育蒲結婚。深明大義,通情達理的張育蒲主動承擔起“嫂娘”的責任,為了培養兩個弟弟成才,大哥大嫂先是推遲婚期,后是推遲要孩子、推遲考研、推遲買房,婚后仍住在單位的集體宿舍里。等到2006年三弟紅斌考上大學了,他們才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2008年才買了自己的房。他們深深地懂得他們扛起的不僅僅是弟弟們成才、弟弟們必須維持的醫療費用,他們扛起的還有全家人的信念和希望,還有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和精神!

2006年,三兒子孫紅斌以堅韌的毅力和優異的成績,考入“太原理工大學美術系平面設計專業”。在大學里,他們兄弟三個是生活上最艱難的,同時也是學習上最用功的、成績上最優秀的。時常有老師或記者會對三兄弟在學習上“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奇跡探究原因,作為“排頭兵”的大哥孫學斌總會認真的回答:“就是信念+專心。與其說父母遺傳給了我們聰明,不如說父母傳承給了我們在逆境中生存的習慣。”

2010年,當聽大兒子孫學斌電話里說“紅斌處對象了!”孫有勤、郭桃蘭老兩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讓大兒子學斌“大聲”連續說了三遍!眼看著大兒子成家立業了,兩個有病的小兒子也在老大的培養下考上大學,有了生活自理的能力,老兩口懸著的心慢慢放下了,可兩個小兒子“娶媳婦”的事,連想都沒敢想過。倒是時常念叨著“趁咱倆還能動彈,給倆小的抱養倆孩兒吧。等咱百年之后,他們病了跟前也有人伺候。”2011年,二兒子喜斌告訴父母“我要去江西跟對象見面。”孫有勤郭桃蘭老倆口驚喜的簡直要暈了,他們驚喜的是二兒子喜斌處了一個江西醫學院的大學生。2012年春節,歡歡喜喜為三兒子孫紅斌三兒媳李向芳舉辦了婚禮。2013年春節,高高興興給二兒子孫喜斌二兒媳劉秀蘭舉辦了婚禮。2013年冬,孫喜斌的大兒子出生了,2016年二兒子出生了。

為了照顧父母,也為了實現自己創業的夢想,二兒子喜斌、三兒子紅斌都帶著媳婦回到了長治市潞州區王公莊。他們曾考上教師、村官,都因身體原因,不得不放棄。他們曾嘗試過燙畫、剪紙、古建彩繪,也因身體原因放棄了。經過多方論證、請教多名老師,在村兩委和潞州區民間文藝家協會的大力支持下,最后他們決定主攻雕塑中的圓雕,圓雕中他們又選擇了泥塑,走文化興村的路子。2013年在市區文化局和民間文藝家協會推薦下,孫喜斌孫紅斌攜泥塑作品“抗戰系列”、“上黨民俗系列”參加山西省首屆文化博覽會,榮獲金獎。2017年孫紅斌獲“長治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泥塑藝術傳人”稱號,并成為“山西省雕塑協會會員”,王公莊被授予“泥塑文化村”。在這期間,大兒子孫學斌考入北京師大研博連讀研究生,后公費赴英留學,終于圓了他攀登學術高峰的夢想。

尾聲:榮膺山西省首屆文化博覽會金獎歸來,為了給三弟孫紅斌更廣闊的創作、發展空間,孫喜斌主動選擇了面塑“潞州百虎”的創作。當孫喜斌把自己的決定告訴大哥、三弟時,他們不約而同地說:“如果有來生,我們一定還要做父母的兒子,還要做親兄弟!” (作者:中國國際新聞雜志社記者郝邁,通訊員田雪、冰兒)

【中國國際新聞雜志社社長郝江華 推薦】


相關文章

    ?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最新圖片文章

最新文章

篮球过人教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