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禪心慈悲為懷 吳唯理觀音畫藝術

——記中國國際新聞雜志社禪藝傳播院執行院長吳唯理研究員

2018-07-12 10:35:26 作者:張 劍 來源:中國國際新聞雜志社

1.jpg

【中國國際新聞雜志社社長郝江華 推薦】回顧中國美術史,人物畫是最先成熟的畫科,也是形神韻要求最高的一類題材。有“成教化、助人倫社會意義和審美功能,盛于唐宋,元明之后逐漸被山水、花鳥畫、懂美丑、知善惡”的所取代,不復主流。返觀當代畫壇,尤其是含有哲學思想的佛教繪畫幾乎也是如此。我與畫家吳唯理女士雖為四川老鄉,卻素味平生,是從近幾年專業報刊中看到她既古又新的觀音畫后,漸漸有了較深的認識和了解。在對同類題材,觀音畫作品的欣賞中,看到了她不一般的筆墨功力,美學追求和文化底蘊。

繪畫的人都知道,佛教繪畫歷史悠久,博大精深、屬雅俗兼備的繪畫藝術。它雖為人物畫又不同于人物畫,更不同于山水、花鳥畫。在構圖布局、用筆用墨、設色暈染、形神意態都有較為嚴格的要求,一般都采用以形寫神、形神結合的表現手法。

吳唯理的觀音畫同晉唐、明清的佛教繪畫相比多了一些精致與美麗。相對于當代畫家的觀音畫在構圖上更疏朗一些,在墨色上更絢麗一些,在線條上更流暢,更勁健一些,在形神描繪上更生動,更親切一些,在背景空間與人物主體的處理上既協調又統一。既符合佛教文化的形神要求,又具有中國畫的筆墨特質。作到了工而不板,艷而不俗、筆精色妙,展現出形態準確,神韻生動,端莊慈祥,雅俗相宜的觀音畫形象。如《如意觀音》、《普照觀音》等作品。

美術作品要以美為主,以美為歸、這是繪畫作品的第一視覺要求與審美基礎、佛教繪畫更是如些。在吳唯理的觀音畫中能看到她在創作中一直堅持寓精微于線條的舒展之內、寓刻畫于筆墨的渲染之中、讓人物形態潛藏于心手相應的筆墨描繪之下,讓人物神韻的表達妙合于虛實變化之間。在對西洋繪畫的色彩借鑒中,在對印度佛教文化與現代審美認識的體驗中,敢于走出只能頂禮膜拜的偶像領域的神圣性,遠古性的佛教繪畫范疇。

她的觀音畫,不難看出在推陳出新、洋為中用的學習與借鑒中,兼融了晉唐佛教繪畫的華美與莊重,宋代佛教繪畫的清俊與典雅和現代造型藝術的豐滿和端莊,精微和空靈。表現出對中國傳統繪畫與佛教文化內涵的深刻認識和理解,對人類真善美的闡釋,對世界和平的熱愛……形成了華麗典雅、俊美慈祥,形準神足,親切智慧的“吳氏”觀音畫藝術面貌和美學品格,如《寶印觀音》、《渡海觀音》等作品。

如果說,中國畫是以筆墨意趣為抒情達意和審美歸旨的話,那么畫家的心性高低與學養深淺便是作品有無文化底蘊和思想境界的根本所在。觀音畫既要有人物畫的現實性思想性,又要有釋家文化特有的哲學性、精神性,非平庸的功力型畫家所能為之,由此可以說,佛教繪畫的復興與弘揚,是一個社會和諧,政治平等,民族團結、信仰自由、富強文明的折射和反映。

我們在凝神敬觀她形神皆妙的觀音畫藝術過程中,自然而然地感受到作為一位女性畫家對慈悲、包容、仁德、豁達、圣潔,平等的佛教哲學文化的虔誠與崇敬。寄托了人們對太平生活的憧憬,對人類和平共處的宏大愿望、對不同民族,不同國家的信仰與人性的尊重……她的觀音畫能讓喧囂歸于寧靜,讓功名歸于淡泊,讓利祿歸于煙云,讓沖動歸于理智,讓戰爭歸于和平,讓心靈得以凈化,讓精神得以超越,讓人性的本質得以回歸……如《如意觀音》《楊柳觀音》、《送子觀音》等作品。

她的觀音畫藝術,不同于傳統,有別于他人。在自己多年筆耕色耘

中實現了中國繪畫:傳承、融合、突破的三關融匯和佛教文化:物性、心性、人性的三性結合。她集中西技法于一體,融古今繪畫于一爐,開當代觀音畫之新貌而獨樹一幟。實現了天與地,古與今、物與情,人與神的溝通與交流,詮釋了“藝術重在個性,文化重在傳承”的現實意義。

故而,她的觀音畫令人觀而悅心,思而無邪。一個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藝術的追求是無限的。隨著綜合素質,人生感悟,品格心性的不斷修煉,她的作品將會步步生蓮,創作出更多超凡脫俗的圓滿之作。(作者:張 劍)





 


13.jpg


關鍵詞:禪心妙手觀音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最新圖片文章

最新文章

篮球过人教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