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毒劑之王“VX”:曾因意外泄露毒死6000只羊

2017-02-24 11:29:44 作者:   來源:中國科學報

核心提示:VX毒劑不僅持續時間比其他神經性毒劑要長,其致命性也更強。致命劑量為10毫克左右,也就是說一小滴VX液滴落在皮膚上,若不及時消毒和救治,很快就會引發死亡。

(編者注:本文原刊載于2013年9月13日《中國科學報》)

化學武器有多毒

化學武器被稱為“窮國的原子彈”,由于造價低廉和技術門檻不高,使其在國際黑市上都能買得到。

9月初,美國國務卿克里分別上了5家美國主要媒體的訪談節目,稱美方確信敘利亞政府在上月使用了沙林毒氣。理由是他們通過獨立渠道得出的分析結果顯示,大馬士革郊區首批受害者血液和頭發樣本的沙林毒氣測試結果呈陽性。

沙林毒氣作為化學武器的一種,無疑給已經劍拔弩張的敘利亞局勢火上澆油,甚至給外部勢力造成介入的借口。化學武器的使用就像一根紅線,一旦越過,結局都會令人難以接受。

小國的“殺手锏”

“化學武器被稱為‘窮國的原子彈’,由于造價低廉和技術門檻不高,使其在國際黑市上都能買得到。”軍事評論員宋忠平在接受《中國科學報》記者采訪時說,化學武器與生物武器、核武器一起并稱為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在他看來,對于小國、弱國而言,為了維護國家安全,研制核武器門檻太高,強勁的研發實力和雄厚的資金支持難以具備,這使得化學武器備受小國青睞。比如敘利亞政府軍,就將化學武器作為抵御入侵和內戰的“殺手锏”。

沙林是常見的軍用毒劑,按其傷害作用分類,屬于神經性毒劑,可以麻痹人的中樞神經。其毒性之大令人膽寒,通過呼吸道吸入55~100毫克/立方米,或是皮膚接觸1.7克的沙林后,便可能在1~15分鐘內引發死亡。

若是暴露在低濃度的沙林毒氣中,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引起呼吸困難、支氣管縮小和劇烈抽搐等癥狀。

1995年的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曾震驚全球,這也是日本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后遭遇的最嚴重的恐怖襲擊事件。由邪教組織奧姆真理教發動的這起恐怖襲擊造成13人死亡,近6300人受傷。

“神經性的化學毒劑通過呼吸道、皮膚、誤食染毒食品等渠道攝入后,會侵害人的大腦和脊髓中的神經組織。”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監測室主任陳繼明說,人體的各個器官由神經系統支配,因此這類毒劑還會造成人體出現顫抖、肢體痙攣、嘔吐等不適癥狀,重則死亡。

令人膽寒的神經毒劑之王

“化學武器不需要多大的量,很容易讓一支沒有防護裝備的軍隊喪失戰斗力。”宋忠平談到,像沙林、塔崩、棱曼、VX等神經性的毒劑更是殺傷力巨大。

按照化學毒劑的毒害作用,可以將化學武器分為六類,分別是神經性毒劑、糜爛性毒劑、全身中毒性毒劑、失能性毒劑、刺激性毒劑和窒息性毒劑。

在軍事科學院研究員杜文龍眼中,VX可謂“神經毒劑之王”。這種毒劑比沙林毒性更大,是最致命的化學武器之一。人體吸入或是皮膚與之接觸便會中毒,可造成中樞神經系統紊亂,甚至呼吸停止導致死亡。

美軍曾利用VX在美國猶他州達格韋試驗場做過相關試驗。1968年3月13日,一架F4戰斗機攜帶兩罐VX毒劑,并向一片沒有標記的地面灑下。其中一個罐子出了故障,殘留有9.07公斤的毒劑。

當這架戰斗機飛離既定航線時,殘留的VX毒劑泄漏出來。由于當時飛機還在較高的上空,VX毒劑隨風飄落到距離試驗場32公里處的顱骨谷地,在此放牧的6000多只羊因此中毒死亡。當時有多家媒體親眼目睹了大批死羊被扔進倉促挖成的壕溝中。

VX主要裝填在炮彈、炸彈等彈體內,以爆炸分散法使用,也可用飛機布灑,VX毒劑以其液滴使地面和物體表面染毒,或是以其蒸氣和氣溶膠形式使空氣染毒。

最令人膽寒的是,VX毒劑不僅持續時間比其他神經性毒劑要長,其致命性也更強。致命劑量為10毫克左右,也就是說一小滴VX液滴落在皮膚上,若不及時消毒和救治,很快就會引發死亡。

劣跡斑斑的使用歷史

陳繼明說道,現代戰爭中,使用化學武器會遭到國際公約的限制和輿論的譴責,這也是靠血的教訓和歷史積淀換來的。

近代化學和化學工業的發展,孕育了生產化學武器的溫床。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潘多拉的盒子”被打開,化學武器讓人見識了最原始的殘忍。

1915年4月22日,在第二次伊普爾戰爭中,德軍在戰爭中投放了秘密武器——多達18萬公斤的氯氣,這是戰爭史上首次大規模使用化學武器,造成英法聯軍15000人中毒,其中5000人死亡。

一戰期間,交戰國共使用了包括氯氣、光氣、芥子氣等總量達12.5萬噸的化學武器,造成130余萬人死亡。

二戰期間,納粹德國在集中營中建造毒氣室,對猶太人進行種族大屠殺。日軍在侵華戰爭中,更是在中國戰場使用毒氣多達2000多次,造成軍民10多萬人死亡。時至今日,其危害還在延續。

2011年5月,三名美國越戰老兵曝光了越戰期間美軍在越南大面積使用橙劑的罪行。橙劑是一種可以讓樹木在短時間內枯萎的落葉劑,這可以讓當時的越共游擊隊失去叢林的掩護,但這也是一種可對人體神經系統產生劇毒作用的化學武器。

越南因此出現了數以千計的橙劑受害者,癥狀包括呼吸道、皮膚的病變,甚至胎兒畸形。如今,受害的越南民眾仍在尋求美方的賠償。

催淚瓦斯是可合法使用的化學武器

敘利亞此次被指使用化學武器,也遭到了國際輿論的關注。事實上,早在1992年11月,第47屆聯合國大會便通過了《禁止化學武器公約》(以下簡稱《公約》),并于1997年4月29日生效。目前有188個國家成為該《公約》的締約國。

“這項《公約》制定了全面禁止、徹底銷毀化學武器并嚴格審查的機制。”但宋忠平也指出,值得注意的是,《公約》并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強制效能,更多的是靠簽約國的自我約束。

截至2011年底,全球所有的在冊化學武器工廠都已關閉,71%的化學武器和46%的化學彈藥被銷毀。然而,仍有8個國家游離于《公約》之外,這其中就包括敘利亞。

盡管大多數化學武器被人唾棄,但人們還是適當保留了可以合法使用的化學武器——催淚瓦斯。在《公約》中,催淚瓦斯也并不屬于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行列。

但因為催淚瓦斯對人的眼睛、臉部皮膚、呼吸道能造成強烈的刺激作用,使人無法正常目視、鼻涕眼淚不停,所以確實屬于化學武器的一種。因為對人體不會產生實質性的傷害,催淚瓦斯通常裝備于各國的執法部門。

破解化學武器危機有啥招

面對當前敘利亞政府軍化學武器的威脅,美國空軍去年列裝的巨型鉆地彈(MOP)或許能派上用場。這種鉆地彈被設計出來的宗旨,在于摧毀深埋地下的掩體。

“鉆地彈若用于實戰,確實可能起到作用。”宋忠平談到,若是美軍鎖定對方化學武器的儲存地點后,即便是在地下,也可以通過鉆地彈的打擊,破壞其儲存空間,土石的塌方也可以掩埋那些化學武器。鉆地彈爆炸后的高溫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分解化學武器中的有毒成分。

杜文龍認為,現代戰爭中,如果采用“利比亞模式”或是“科索沃模式”——利用遠程武器精準打擊的話,被攻擊方難以將化學武器投送到攻擊方的面前。

宋忠平也認為,對于訓練有素、裝備精良、防護設備齊全的現代軍隊而言,化學武器的威力并不像過去那么大。因為擁有“三防器材”(防止核生化三類武器的傷害),對于現代軍隊已不是新鮮事。

這些器材被廣泛用于防核、防化學武器及生物武器襲擊的偵察、防護、消洗和急救方面,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減少化學武器的破壞力。“軍隊總歸有解決辦法,但對于毫無準備和防護裝備的平民,化學武器依舊是災難。”宋忠平說。 (記者童岱)


關鍵詞:毒劑神經曾因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最新圖片文章

最新文章

篮球过人教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