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聯通“含蓄式”反腐:高管忙于自保 夜不能寐

2015-04-23 17:39:06 作者:   來源:IT時代周刊

編者按:張智江、宗新華等聯通高層落馬,令人深思。他們能力過人、業績突出,卻墮入腐化的深淵,自毀前程。而拔出蘿卜帶出泥,隨著調查持續向縱深發展,越來越多的問題浮出水面。

選用人才不公、以權謀私、權色交易……聯通腐敗案暴露出其監管機制不健全,給了權力尋租者空間。“堤潰蟻穴,氣泄針芒”,聯通已經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和緊迫性,中央巡視組撤離后,便由董事長常小兵親自督陣,積極展開自查自糾。

但要徹底根治電信業的頑疾,不可能一蹴而就,在開出藥方的同時,如何找到更深層的治本之策,更為關鍵。

第一章

中國聯通“余震”不斷

中央巡視組去年年底進駐中國聯通后,腐敗風波引發聯通“余震”不斷。3月26日消息,中國聯通通過自查自糾,共發現8名“廳級干部”存在“以權謀私”等問題,涉及省級分公司總經理、全資業務子公司總經理。

8名“廳級干部”被不點名披露,引發了聯通上下一片恐慌。中國聯通網絡建設部不愿具名人士告訴《IT時代周刊》,這種“含蓄式”的通報威懾力更大,導致更多的“廳級干部”對號入座,夜不能寐。

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跟中國聯通有多年業務往來的合作伙伴抱怨,聯通的風向似乎變了,原本順利開展的業務,因為反腐突然中斷了。部分領導人忙于自保,工作難以推進。

對于8名問題干部,中國聯通不愿透露更多細節,記者打聽時,被其以“無可奉告”回絕。不過,有消息透露,中國聯通4月將對外公布一份詳細的“整改報告”,估計屆時會有更多細節一一曝光。

導火索

王緒(化名)研究生畢業后,在中國聯通某省級分公司綜合部工作了11年。由于無法忍受僵化的體制,他去年跳槽到一家互聯網初創公司。

“我受傳統思想影響很深。父母一直說,待遇低一點無所謂,一定要在體制內企業工作,雖然不是金飯碗,但怎么說也是一個鐵飯碗。”王緒說,他曾一度認為,聯通會是自己呆上一輩子的企業。為此,他在工作上兢兢業業,成績也有目共睹。但部門每次提拔時,機會總是與他擦肩而過。

“聯通在選人和用人方面存在嚴重不公,一些有能力的人長期得不到重用,而一些溜須拍馬或有背景的人,吊兒郎當,卻如魚得水。”在王緒看來,“這種不良風氣滋長,對踏踏實實做事的員工,是沉重的打擊,久而久之,內部矛盾不斷激化。”

王緒只是千千萬萬聯通員工的一個縮影,不公平存在聯通每一個部門。這幾年,聯通部分關鍵部門的領導大斂錢財,引發內部不滿。這次巡視組調查聯通,便收到了大量聯通員工的舉報信,其中不乏一些實名舉報。巡視組進駐聯通后,積聚的不滿達到沸點,大家“有冤報冤,有仇報仇”。

“以廣東聯通黨委書記何飚違規為例,如果不是身邊的人檢舉,他坐頭等艙沒有人知曉的。”王緒說,舉報者對何飚坐了幾次頭等艙都了如指掌,一定跟何飚走得很近,或者是對內部流程十分熟悉。

2013年3—8月,何飚多次違規乘坐頭等艙。聯通開出的罰單是,何飚受到黨紀政紀處分,并清退超過規定標準報銷的費用。但在王緒看來,何飚身上的問題,在運營商內部僅是芝麻大一點事兒,只不過碰上槍口,被當成了一個“頂風違紀”的典型案例。

記者發現,一旦公布某位高層落馬或違規信息,聯通員工便紛紛在網站上匿名吐槽。跟王緒一樣,他們大部分對聯通有著深厚的感情,希望借著反腐契機,剎住劣幣逐良幣的歪風邪氣,創造一個健康的環境。

中國聯通內部矛盾尖銳,有其歷史原因。老聯通由當時的機電部、電力部、鐵道部三個部委共同組建,人員構成復雜,很難形成凝聚力。

2008年5月24日,中國聯通與中國網通合并,將視為雞肋的CDMA網絡劃給了中國電信,并在其后如愿獲得WCDMA牌照,迎來了快速發展期。但聯通接納了近兩萬名網通員工,不同的企業文化,給融合帶來了難題。時至今日,隔閡仍舊沒有消除,員工之間積怨甚深。聯通的領導喜歡用聯通的人,網通的領導喜歡用網通過來的人,人為筑起一堵堵高墻。

巡視組進駐中國聯通后,收到了大量舉報信,大部分來自中層與基層,也有合作伙伴對聯通不滿。目前,這些問題線索已按有關規定轉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國務院國資委等有關部門處理。理清問題,還需一些時間。

冰山一角

去年12月15日,中紀委官網通報,中國聯通網絡分公司副總經理兼網絡建設部總經理張智江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組織調查。當天,中國聯通官方發表聲明稱,免去張智江全部職務。

張智江的新聞還沒有消化完,僅過了兩天,聯通又免去宗新華信息化和電子商務事業部總經理職務。三天之內,兩位高管落馬,聯通籠罩在反腐風暴的恐慌之中。那一段時間,聯通管理層減少了露面,部分業務開展也受到影響。

去年11月27日開始,中央第八巡視組對聯通開展了為時一個月的專項巡視,發現不少問題,尤其是投資建設和物資采購領域,成為腐敗重災區。今年2月4日,巡視組指出,聯通部分領導以及關鍵職位上的員工,利用職權與承包商、供應商內外勾結,搞權錢、權色交易,有的領導干部縱容和支持親屬、老鄉等承攬項目開辦關聯企業牟利。

通信行業大多采取公開招標,審批流程非常嚴格,算是比較公開透明的。但在一位電信設備商人士看來,合作伙伴資質的審核,很多情況下得經過部門負責人或省級分公司領導的審批,他們才是最終“決策者”。

隨著張智江和宗新華落馬,中國聯通越來越多的問題浮出水面。這場風暴正在向縱深發展,日前,與聯通有生意往來的合作伙伴,也卷入了這場漩渦——中興通訊(000063,股吧)高級副總裁、中興終端中國區CEO吳海,被曝因涉嫌行賄聯通高管,于今年2月出逃,警方已發出通緝令。

吳海在中興通訊工作長達16年,曾長期負責對接中國聯通,成績突出。據中興通訊內部人士透露,吳海的業務能力出色。中興史上最暢銷手機Blade 880(累計銷量超千萬部),便是吳海一手推動的。

《IT時代周刊》打聽到,吳海個人問題不大,主要是涉嫌單位行賄。2012年,為了搞好跟中國聯通的客戶關系,他涉嫌三次向中國聯通有關領導行賄近百萬元。但有人指出,不僅是中興通訊,幾乎所有跟運營商渠道較為密切的手機企業,都不會干凈。

最新的消息是,聯通將展開新一輪人事調整,被調整的人員既有聯通總部高層,也有省級分公司管理人員。內部說法是,領導在崗位呆得太久,會形成自己的勢力范圍,占山為王,排斥異己,是腐敗的禍根。

第二章

實力干將脫軌

從聯通落馬高層來看,他們都是手握實權的干將。一個主導數百億元的網絡建設投資,一個是聯通電子商務“三朝元老”。他們不僅手握大權,而且都是執掌花錢的部門。能坐上這個位子的,要么能力出眾,要么受領導賞識。

2014年11月5日,西裝革履的張智江,出席聯通“雙4G領先計劃產業鏈高端峰會”,負責解釋聯通4G混合組網情況,這是他最后一次在公開場合露面。會上,張智江在應對媒體時,表現得相當機警。當有記者質疑聯通4G進展緩慢時,他說,中國聯通已在40個城市開展TDD/FDD試商用,此外還在201個城市部署TDD/FDD混合網絡建設,一旦獲得牌照,便迅速形成4G商用能力。

多次因業務關系跟張智江打過交道的陳煜(化名)告訴本刊,張給人印象不錯,沒有架子,平易近人。“張原本是一個技術派,享受政府特殊津貼,被推到網絡建設管理層位置。”在陳煜看來,這似乎是國內企業的通病——只有往管理層爬,才能實現自己的價值。

張智江2003年進入聯通,曾擔任公司技術部總經理、研究院院長,一直從事技術與研究工作,主持了中國聯通3G網絡技術實驗、IPv6實驗,曾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光華工程科技獎等重要獎項。

2012年,張智江迎來了人生轉折點。他從技術部總經理,調任網絡建設部總經理。陳煜說,張智江之前跟技術打交道十多年,后來變成跟錢打交道,沒有一定的定力,很難抵制誘惑。

張智江趕上了中國聯通網絡建設的高峰期,其主管網絡建設的三年,聯通在網絡上的投入十分巨大。2012年6月,中國聯通總經理陸益民在GSMA亞洲移動通信博覽會上透露,聯通將投入1000億元進行3G網絡改造,改善用戶體驗。當時聯通的3G網絡基站已達30萬個,年底將覆蓋全國200個城市。

張智江主政網絡后,聯通共建設了23.9萬個3G基站。2011年底,聯通的3G覆蓋率只有33%,到2013年底提升96%。僅2013年,聯通3G網絡建設總投入達244.4億元。“作為花錢最多的部門,誘惑實在太多。即便張智江不主動索要,客戶也會絞盡腦汁靠近他。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陳煜認為,在全球電信設備行業低迷的今天,聯通每年動輒數百億的費用投入,絕對是一塊誘人的超級蛋糕!而張智江雖然沒有蛋糕的分配權,但卻是實際執行人,重要性不言而喻。

“2G時代,聯通網絡常被人詬病,進入3G時代后,憑借全球領先的網絡制式,以及不錯的網絡覆蓋,贏得了較好的口碑,并在與移動的比試中扳回一局。”陳煜說,張智江在中國聯通3G網絡的升級與完善覆蓋上做出了成績,這一點應該予以肯定,可惜跑偏了軌道。

但也有知情人士透露,張在早期可能就出現了一些問題。他之前雖然做技術和研究工作,但設備的采購,首先要通過各種技術測試,張是把關人,這也意味著,他掌握著話語權。

與張智江落馬后人們的惋惜不同,宗新華的落馬,并沒有獲得人們的同情。據國務院國資委紀委透露,宗新華構成嚴重違紀并涉嫌犯罪,已被移送司法機關。

宗新華才華橫溢,喜歡冒險,是一個做事能手,對體制內企業來說,頗為難得。但在聯通內部跟他有交往的同事看來,宗新華趾高氣揚,目中無人,唯領導是從。

宗新華被調查的消息傳出后,聯通總部不少看過他臉色的,顯得格外開心。有消息人士告訴記者,宗被抓的當天,聯通總部還有人喝了一點小酒慶祝。

宗手里握有的資金,但不及張智江充裕。聯通的電商業務始于2007年,宗新華經歷了公司電商從無到有,再到發展的全過程——他一手搭建了全國統一的網絡銷售平臺,負責網上營業廳的運營。

深圳一家手機企業的營銷副總裁透露,一款產品進入運營商渠道后能否大賣,運營商是否大力推薦很重要,如果運營商愿意幫你推廣產品,給消費者足夠的折扣,大搞促銷,即便是普通的產品,也有可能暢銷流行。而若得不到運營商的支持,優秀的產品也鮮有人問津,這就給了領導人權力尋租的空間。

據悉,多名高管落馬后,聯通總部和各地分公司處級以上干部護照全部上繳,防止問題干部逃跑。

第三章

尋找藥到病除的良方

“人這一輩子,有些事是出乎意料的,有些事是情理之中的,有些事是難以控制的,有些事是不盡如人意的,有些事是不合邏輯的,有些事是恍然大悟的,但無論發生什么事,都別忘了自己的本心、自己的良心、自己的性格,還有自己的原則。”2014年12月15日,中國聯通官方微博引用了一段哲理性的話,既對落馬問題高管的惋惜、責備,也對整個聯通員工的敬告:勿忘初心,勿忘良心。

促進聯通變革

國企腐敗有一個共性,先是普通高層被調查,接著更高級別的領導卷入漩渦。中國移動的腐敗,先是地方諸侯被查,接著前黨組書記、副總經理張春江嚴重違紀被調查,此后又有多名高管落馬。初步統計,從2009年12月到2013年8月廣東移動總經理徐龍被查,中國移動四年間“落馬”高層多達14人。

中國聯通高管被調查絕非偶然。有公司治理方面的專家指出,運營商反腐刻不容緩,如果再不進行鐵腕整治,國有資產就會被侵吞,企業利潤被蠶食。對中國聯通而言,也需要一場反腐風暴滌蕩。

聯通面臨“內憂外患”,3G時代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競爭力和品牌形象,被在4G上先人一步的中國移動瞬間瓦解,而且差距進一步被拉大。數據最能反映聯通的問題,其2014年凈利潤為120.6億元,同比增長15.8%,但營收為2846.8億元,同比下降了3.5%,這是聯通多年來首次出現營收下滑。而從今年1月份的數據來看,其新增移動用戶僅為8.3萬,創下歷史新低。反觀中國移動,1月份用戶數凈增192.1萬,4G用戶新增1673.3萬,4G總用戶數突破1億大關,累計達1.06797億戶。

雖然中國聯通凈利潤出現增長,但記者了解到,去年中國聯通收緊了對網絡建設的投入,才造成了這一現象。有聯通人士認為,公司去年在網絡上的投入下降,主要是4G牌照遲遲不發,導致網絡建設無法推進。

在外界看來,此次反腐將對聯通今后的改革產生巨大影響。“中國聯通將反腐推行下去,可以打掉山頭主義,解決內憂外患。”王緒認為,“反腐一可降低中國聯通的成本,二可提升公司的凝聚力,化解內部矛盾。長期來看,利好公司的發展,但短期可能會導致一些領導縮手縮腳。”

譬如,2009年開始的移動反腐風暴,導致一些原本發展得不錯的基地公司(如移動音樂等),突然之間被束縛了手腳,領導忙于自保,公司上下人心惶惶,無心業務運營。這種調整往往傷筋動骨,幾年才能恢復元氣。中國聯通反腐,必須吸取中國移動的教訓,預防“矯枉過正”,謹防把孩子和洗腳水一起倒掉。

這幾年,為搞活企業,運營商在權力把關上有所松動。這原本是開明之舉,可以有效激活員工的活力,但也很容易滋生腐敗。聯通在內部嘗試了一系列改革,并被認為是國內互聯網思維最活躍的電信運營商。宗新華所在的電子商務部門,有較高自由度——中國聯通網上營業廳與線下的營業廳,財務是獨立的。“聯通內部開放思維值得贊許,但在改革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差池,沒有把合適的人用在合適的位子上,也缺乏權力的制衡。”在王緒看來,聯通也在走移動的老路——從放權到收權。

制度防腐

壟斷央企權力集中,成了近期反腐的焦點。2015年中央第一輪巡視對象,包括中石油、中移動、國家電網、中海油等26家央企,重點查找靠山吃山、利益輸送等問題。

巡視組進入聯通時透露,“將抓住專項特點,結合中國聯通實際,圍繞一件事、一個人、一個下屬單位、一個工程項目、一筆專項經費開展巡視,精準發現,定點突破。將深入查找問題,盯住重點人、重點事和重點問題。”巡視組撤離中國聯通后,對中國聯通提出了整改意見。中國聯通表現出積極的態度,聲稱“對任何違紀違法行為始終保持零容忍,無論涉及誰,堅決查處,絕不姑息”。

本刊獲悉,2月5日,巡視組專項巡視中國聯通情況反饋會議結束后,中國聯通黨組書記、董事長常小兵當天主持召開黨組會議,研究部署專項巡視反饋意見的整改和落實工作,并成立工作小組,制訂整改方案。2月17日,中國聯通發布整改方案,具體包括專項治理、選人用人方面問題整改,以及對護照管理、線索案件的內部核查問責等45項整改任務,詳細整改報告有望于4月公布。而3月26日有消息稱,最近聯通將有一波人事調整,多個省級分公司總經理將面臨洗牌。

地方高層任職時間長,在當地根基穩固,人際關系盤根錯節,擁有極大的權力,并且,對公司各個環節都了如指掌,更懂得在權力尋租中如何規避風險,因此,實時進行人事調整很有必要。不過,人事調動雖可緩解權力過于集中的局面,卻難以從根本上革除腐敗。大量國企腐敗嚴重,這表明存在制度性問題。而且,人才調動還得考慮“適才適用”的原則,得考慮天時地利人和等各方面因素,否則對公司的發展極為不利。

無論是巡視組的調查,還是中國聯通的自救,都很難從根本上治理腐敗。對癥下藥,方能藥到病除。在通信行業,運營商處于整個價值鏈的上游,涉及的電信設備、終端采購金額巨大,項目負責人重權在握,沒有完善的制度規避,很難保證常在江邊走的人“不濕鞋”。因此,光反腐遠遠不夠,必須掀起機制革命——沒有機制約束,光靠個人自覺,還會有更多的“張春江”、“張智江

關鍵詞:中國聯通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最新圖片文章

最新文章

視頻新聞

經濟觀察

篮球过人教学视频